手机版 | 微博登录 | QQ登录 | 微信登录 | 登陆 | 注册 | 投稿 | 反馈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网站首页 > 特别关注 >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的家族产业:资产或超200亿

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的家族产业:资产或超200亿

时间:2019-05-22    点击: 次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慧及其丈夫刘远生,最近陷入了舆论漩涡。

  4月30日,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敲诈勒索案,被害者就是张家慧夫妇——他们的“出格”言行被一名男子悄悄录制成音视频,并威胁要发布到网络上而索要钱财。因担心音视频公开带来负面影响,刘远生答应支付200万元了事,并三次转账50万给涉事男子(参见看看新闻4月30日报道《“吹牛显摆”遭偷录 高院副院长丈夫称屡次被敲诈》)。案情一经曝光,舆论场哗然:高级法官丈夫“吹牛显摆”的高调言行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真相?

   近日,多位知情者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举报称张家慧是“中国法院系统史上最富有的法官,身家至少200亿”。看看新闻Knews记者调查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张家慧已被庞大的家族企业簇拥——其夫刘远生通过直接持有企业股权,以及通过张刘双方亲友、商业伙伴担任相关公司投资人、高管,掌控着庞杂的利益链,构建了价值超百亿的商业帝国。


法学博士夫妇

  张家慧生于1965年3月,重庆市万州区人,现任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分管民事诉讼)、海南省女法官协会会长。她1988年从四川师范大学英美文学专业本科毕业,1990年获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学位,2000年获西南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学位;2001年9月至2003年8月在中国社科学法学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张家慧的专长为民事诉讼法学,是全国审判业务专家。其丈夫刘远生生于1966年,贵州省道真县人,也具有深厚的法学背景,他1988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本科,2001年获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现任第七届海南省政协常委、第七届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

  检索夫妻二人履历,1990年1月至1992年8月,他们都曾在四川省万县市中级人民法院(现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担任法官。1992年底又一起远赴建省不久的海南,在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做法官。

  海南省法院系统一位退休的资深人士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当时两人都是助理审判员,刚来经济条件不好,法院同事还专门为他们捐过款。”

  1997年5月,张家慧被任命为审判员;大约在当年底,她被调往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中级人民法院,历任民事审判庭副庭长、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2005年,上调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担任审判监督庭副庭长(正处级);2006年3月被任命为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当年12月任审判委员会委员;2010年11月任行政审判庭庭长。2012年6月拟任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当年7月正式被任命为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丈夫刘远生却在法官的道路上没有走多远,止步于海南中级人民法院助理审判员职务。海南法院系统资深人士透露,刘远生因犯错误被内部劝退,下海成为一名律师,做过海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然后投身商海创办企业,成为多家企业的董事长或总经理;先后担任第三届海南省人大民族宗教工委委员,第四届海南省政协委员,第五、六届海南省政协常委,第五、六届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海南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

  经商后的刘远生仍不忘法学研究,以法学专家身份游走海南政界,建言献策。他是海南省现代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该院成立于2012年,是隶属于海南省社科联的法学研究机构,号称和中国行为法研究会、西南政法大学、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海南省法学会、海南省仲裁委等单位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2018年度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理论研究课题立123项,刘远生以海南省现代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身份申报的《检察官惩戒机制研究》入选。

  公开资料显示,刘远生和妻子张家慧在学术上多有合作:2005年合著《我国民事证人出庭制度相关问题之检讨与思考》,刊载于《人民司法》杂志;担任《天涯法学论坛》编辑委员会的主编、副主编,2016年12月在中国检察出版社出版合编的《天涯法学论丛(第三卷)》。

官商“二人转”

  “不仅在学术上合作,他们还司法搭台、商业唱戏,演绎了精彩的官商‘二人转’。”一名不愿具名的来自海南的举报者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刘远生、张家慧多年来共同在张家慧履职的势力范围、张家慧老家重庆市万州区、刘远生老家近邻地四川省泸州,编织了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查阅工商档案发现,刘远生旗下以及关联公司目前初步统计至少35家。其中,刘远生直接持股的公司5家,由刘远生、张家慧的亲属、朋友持有的公司多达30家(包括3家境外离岸企业)。这些公司最早成立于1995年8月,最近的成立于2018年12月,注册地域分布于海南、重庆、四川、北京、香港和英属维京群岛。

  刘远生的身影多次隐现在其中很多公司的股权结构里,而后又悄然隐退。和刘远生做了7年生意伙伴的深圳商人、原重庆雷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李善杰表示,刘远生曾多次讲到其原来成立的很多公司,十多年前起都逐步由亲戚、朋友代持了,“他在拿下重庆雷士房地产公司股东吴恋60%的股份时,也想照这个方法将股权登记到别人名下,我坚决反对,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在雷士地产当上了显名股东”。

  据看看新闻Knews记者多方调查,在张家慧、刘远生庞大的家族企业群出任控制人或高管的,主要有张家慧的哥哥张家平、二姐张家华,姨侄贺府、刘磊;刘远生的胞弟刘义珊、弟媳牟珍琼,胞妹刘亚丽、妹夫王健,以及牟珍琼的弟弟牟成斌、妹妹牟友群夫妇等;还有刘远生长期的商业合作伙伴肖洪有、黄健明,张家慧早年履职海南中院时的一位领导之子蓝天等。

  庞大的“亲友团”通过交叉持股,成立了大量关联公司,产业行业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酒店、旅游、商贸、影视、金融、酒业、医疗、现代农业、咨询服务等板块。

张家慧、刘远生的“亲友团”。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统计这些家族企业,发现其中许多显示出共同的住所:海南省海口市丘海大道56号水云天小区,以及共同的对外公开联系方式 0898-68683237,510737239@qq.com。刘瑞君、蓝天等人还同时在多个公司任职。

  而且,这些企业的注册地点、成立时间,和张家慧的履职经历高度吻合。其中,张家慧1992年至1997年在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任法官期间,刘远生就成立了一家公司,开启商业之旅。1997年至2005年,张家慧调任洋浦经济开发区中级人民法院任法官期间,刘远生持股的企业及家族关联企业达到10家。2005年底,张家慧上调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后,成立的家族企业数量更是井喷,达到24家。


张家慧家族企业群。这些企业的注册地点、成立时间,与张家慧的履职经历高度吻合。

  一名深谙财务的举报人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张家慧、刘远生夫妇身后的这些企业总资产保守估计至少200个亿。李善杰也说,刘远生在和他交往的几年里多次表示自己实力强大,资产不下300亿,“在易真武敲诈案中他称这个是他的显摆炫耀,但我认为吹牛的成分不大,他那些资产实实在在摆在那里”。

刘远生的“第一桶金”

  海口洪远顾问有限公司是刘远生1995年8月成立的第一家公司,他和律师肖洪有各持股份50%。

  今年70岁的肖洪有,重庆人,1988年海南建省就踏上这个海岛,是第一批“闯海人”,曾担任海口市政府法律顾问、海口市人大法工委委员,号称获得过英语和法律两个专业的学位,是海南省仅有的几名能直接用英语(听、说、读、写)处理律师业务的律师之一,以涉外法律事务见长。

  肖洪有无疑是刘远生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张家慧调任洋浦经济开发区中级人民法院后,肖洪有紧随其后,1999年成立洋浦鑫祺工贸公司,刘远生的老家长辈刘具明出任法定代表人,注册地在洋浦港北路兴立大厦。

  而这栋大楼就是张氏家族企业的最早孵化器,在随后的6年里,洋浦慧远咨询顾问、洋浦迪纳斯咨询顾问、洋浦恩威贸易、洋浦鑫友实业等四家公司相继在这里成立。

  对张氏家族企业群体来说,海南迪纳斯投资公司则更具孵化器意义。该公司2001年10月10日成立,注册资本高达1000万元,由刘远生的弟弟刘义珊及其妻牟珍琼持股。刘远生担任总经理,他在重庆万州易真武敲诈勒索案中的证言表示,自己虽然名义上为总经理,但系“实际老板”。

  可是,这家公司当时对刘远生构建商业帝国的作用尚未显现出来。海口一位熟悉刘远生的人士告诉看看新闻Knews,刘成立于2002年5月、占股75%的海南唯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他赚得“第一桶金”,完成商业原始积累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家公司首先盯准的是大量闲置地块。1994年至2000年,海南房地产行业从空前繁荣到泡沫破灭,2002年正是积压严重时期,街头巷尾举目皆是烂尾楼。刘远生认为这是机会。

  机会也来了。

  2003年3月,唯舍公司受让工行长沙分行汇通支行在海口的一块面积37936平方米的抵押土地。该土地的使用权为湖南汇宇物业公司所有,但早在此前10年就因贷款抵押给工行汇通支行,一直闲置。海南省处置闲置土地办公室2001年1月发布公告,决定无偿收回。

  汇宇公司本身无资金开发能力,工行汇通支行又不能投资开发此地,作为政府统一规划小区开发又不能分割处置,为避免已抵押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被收回,防止金融债权“悬空”,双方愿意唯舍公司来投资开发这块土地。

  唯舍公司于是在该地块上开发“水云天”小区,它位于海口市龙华区繁华的丘海大道,与著名的明代清官海瑞的墓地仅隔一条马路。目前已建成了三期,第四期两幢总面积约5万平方米的商住楼仍在开发中。

  唯舍公司应于2005年1月1日前支付给工行汇通支行全部士地转让款1257万元,但直到2011年仅付568万元,拿地成本低下。

  海口当地一位人士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当年能拿下“水云天”地块,特别是其后把属于公众的浜崖村湖圈入小区范围,显示了刘远生非一般的政商资源,而正是这湖提升了价值,让水云天小区房价攀升。“2003、2004年,海南房地产开始复苏,到2009年房价已从4000元升到过万,水云天二期开发赶上了这个好时机,刘远生赚得盆满钵满。”


海口水云天小区,刘远生在这里赚得商业原始积累的“第一桶金”。

这个小区继洋浦兴立大厦之后,亦成为张家慧、刘远生众多家族企业的孵化器,后来至少有7家在这里注册成立,但不包括海南明日香旅业有限公司。

高尔夫球场与离岸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海南明日香旅业有限公司住所也在海口市丘海大道56号水云天小区,但它远在这个小区开发之前的1992年1月就已成立。

  这家公司当年就得到海南省建设厅、土地管理局批准,选址文昌铺前镇七星岭歌村地区1990亩土地,开发建设高尔夫乡村俱乐部游乐度假区。其命运多舛,直到2007年4月才获得文昌市政府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证》。

  海南明日香高尔夫球场早已建成。位于海南岛最北端的文昌市铺前镇,背靠七星岭,坐拥两公里长海湾,沙白水清,风光旖旎,面对琼州海峡,与广东徐闻隔海相望。今年3月18日,海南第一座跨海大桥——海文大桥建成通车,从海口市中心驱车至该处仅需30分钟。

  刘远生曾在一段视频上说:“这是海南第一大高尔夫球场,有两公里多长的海岸线。”重庆敲诈勒索案被告易真武在一封信里称,刘远生给他们详细地描绘过他关于这个高尔夫球场的宏伟商业蓝图,“等跨海大桥竣工了,高尔夫球场价值就翻好多倍,再开发这个球场面向全球的高端别墅、私人会所、游艇码头、顶级酒店……我们几个当时真的被震憾到了,就凭这高尔夫球场在全国都算稀有”。

  海南明日香公司官方的一份资料称,高尔夫球场土地在跨海大桥通车后,已升值至每亩500万元以上,项目价值超过100亿元。


 

海南明日香高尔夫球场一角。

  这样的稀缺项目,是如何被刘远生收入囊中的,其间经历了怎样的过程?一种未经证实的说法是,这个项目曾被停止经营,海南省人民政府欲将其收回,然而刘远生利用法院资源通过诉讼,仅以几百万就拿到手中。

  海南明日香旅业注册资本7亿日元,系台港澳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华融有限公司。华融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来自香港公司注册处提供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这家公司2004年2月11日由肖洪有创办,注册资本10000港元;2008年6月4日,刘远生受让肖洪有全部股权;2009年11月5日,刘远生转让15%股权给苏立阳。 2010年11月9日,刘、苏二人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给盛运发展有限公司,双双辞任华融公司董事。

  盛运发展有限公司是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目前尚不能通过登记信息查出其股东,但它成为华融公司的登记持股人后,刘远生的胞弟刘义珊出任华融公司董事,这无疑显示出刘义珊与盛运公司的非寻常关系。

  而此前的2010年10月16日,刘义珊从一名土耳其人手中收购了另一家香港企业洁阳有限公司,持股100%。 

  2017年,华融公司将其持有的海南明日香旅业部分股权转让给文昌市女企业家詹玉梅,刘远生作为担保人。詹依约支付数千万元后,华融公司却不履行协议;詹无奈与刘远生、华融公司、明日香旅业公司达成协议:詹放弃受让明日香旅业股权,华融公司退还股权转让款。

  “股权转让款是付给刘远生的,这证明他就是华融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起转让案的一位参与者说,刘远生长期不退款,还找不到人,詹玉梅最终找到张家慧,希望其能主持公道,张则以夫妻关系已解除为由推脱。2018年初,詹玉梅将刘远生、华融公司、明日香旅业诉至海口市中级法院。法院也无法联系上刘远生,遂以其“下落不明”,公告送达开庭传票。刘远生最终与詹玉梅达成和解,詹向法院撤诉。

追讨赌债与控股雷士

  海南明日香旅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黄健明,出生于1960年,和刘远生的关系密切。据重庆雷士房地产开发公司股东李善杰曝料,黄是澳门大卫会赌场的一名负责人,刘远生与之合作在大陆追讨赌债。

  李善杰说,刘远生进入重庆雷士地产,就是因2010年期间,原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在澳门大卫赌场豪赌,欠下10亿赌债,“吴长江被他们绑架到香港四季酒店,打得下跪,被逼同意还债”。

  为讨还赌债,刘远生步步为营。吴长江妻子吴恋持有60%股权的重庆雷士地产成为砧板上待宰的鱼。

  2011年11月14日,吴恋委托刘远生的商业伙伴肖洪有代为参与重庆雷士地产的经营管理活动,行使股东权利、履行股东职责。

  2011年11月27日,雷士地产召开股东大会,选举牟成斌为执行董事并出任法定代表人。牟是刘远生胞弟刘义珊的妻弟,时年24岁,贵州道真县一位农民。

  2011年12月11日,海南唯舍房地产公司与职工蓝天签订《借款合同》,约定蓝天向唯舍公司出借2亿元,用于项目开发。唯舍公司则须向蓝天提供自己或第三人享有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作抵押担保。

 2011年12月12日,吴恋接受雷士地产的授权委托,与蓝天签订《抵押合同》,雷士自愿用自己享有土地使用权的国有土地,为此前毫无交道的唯舍公司向蓝天提供抵押担保。

  随后,雷士地产面积达48271平方米的三宗国有土地使用权在国土部门抵押登记,抵押期限两年。

  2012年4月15日,刘远生与肖洪有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吴恋将持有的雷士地产全部60%股份以4810.8万元转让给刘远生,股权转让款已由黄健明代刘远生支付给吴恋,刘不再另行支付。

  其后,吴恋并未按照协议在15日内为刘远生办理股权变更手续,2012年5月7日刘远生向海南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请求裁决:认定其与肖洪有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有效;确认协议所载的60%股权归刘远生所有,并在裁决生效5日内变更至刘名下。

  海南仲裁委支持了刘远生的仲裁请求,他成功控股雷士地产。该公司的核心资产是位于重庆市万州区江南新区核心区的9.1489公顷土地,现已建成澜山郡、水岸新都两个小区,尚有一块土地待开发。“全部开发完成后,雷士利润至少20个亿。”李善杰说。


 

位于重庆万州区的雷士地产。

   对于失去雷士地产60%股权的原因,以及黄健明是否支付和怎样支付4810.8万元的关键情况,吴恋保持沉默,看看新闻Knews记者多次拨打其手机,她都未接听。

  来自易真武案的一份录音,却印证了刘远生追讨吴长江赌债的说法。在这份录音里,刘远生跟人谈起拟去广东东莞收千亩土地的事情,说是对方欠赌场的钱,收了以后赌场算3分的息。一旁边人此时提到吴长江:“吴长江(的钱)你是算的5分息。”刘远生答:吴长江的,本钱都没有全部收回,“他被抓了就没得法,他要不被抓一辈子都给我们打工”。

  吴长江因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在2014年底被广东惠州警方抓获,2016年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4年,2018年9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重庆雷士地产《借入公司资金明细表》显示,明日香旅业、迪纳斯公司、东坡国际旅游、海南慧远文化传媒、洋浦鑫友实业、洋浦鑫祺工贸等刘张家族公司,在刘远生的统筹、指示下,自2012年6月到2015年11月共计借给雷士地产近2亿元。

  就连张家慧本人,也在2012年7月至2015年12月借给重庆雷士地产共计200万元,李善杰称刘远生和他口头约定每月收取5分利息。

虚假诉讼的嫌疑

   李善杰记忆特别深刻的是,刘远生曾说全国比他懂法的人不多,他排名前三。一位名叫陇海乐的网友对刘远生相当了解,评价刘说,他通过法学研究起家,“练就了一身通过司法程序和法规漏洞吞吃对方的本领,而且大鱼小鱼虾米残汤通吃”。

  多位接受看看新闻Knews记者采访的知情人士均认可这种评价,亦提供了大量案例。

  2006年4月,海南迪纳斯公司与唯舍公司(刘远生时任唯舍公司的大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签订房屋买卖合同,购买 “水云天”小区3444平方米商铺,价款1052万余元。后迪纳斯公司称所购房屋已经预登记在工行名下,“受骗”无法过户,起诉唯舍公司。海南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调解:唯舍公司用32135.5平方米的土地清偿其所欠迪纳斯债务。

  迪纳斯公司自此介入水云天小区的后续开发,唯舍公司退场。

  然而,唯舍公司的事儿并未了结。2009年12月28日,武汉因为思特投资有限公司辗转受让工行部分债权,就包括唯舍公司久未代偿的湖南汇宇物业公司债务。

  2011年4月11日,应因为思特公司申请,湖南长沙市中级法院下达裁定书,查封了海南唯舍公司名下7432.28平方米土地。

  2010年11月开始,因为思特公司与唯舍公司借款纠纷案历经一审、二审、再审等程序,2014年1月终于结束,法院判决唯舍公司支付因为思特公司183万元,并进入执行。 执行受阻。2016年12月,针对长沙市中级法院查封海南唯舍公司名下7432.28平方米土地,张刘家族企业和“亲友团”以案外人身份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

  这些公司或人员为:洋浦恩威贸易、海南唯舍、洋浦鑫友实业、海南迪纳斯、海南慧远文化传媒,张家慧、刘远生、刘义珊、游春琼、汤利平。

  上述10件次执行异议均以在先善意购买房屋、已经入住等理由,要求解除对土地的查封。长沙市中级法院被迫中止对查封土地的执行。

  “这导致了我们的债权已悬空无法执行。”武汉因为思特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魏晓兰认为,张家慧、刘远生夫妇“军团作战”,亲自以案外人身份,向执行法院提出大量执行异议,最终均得到执行法院的采纳,被执行人已无财产可供执行,却为撤销上述系列裁定书而努力。

  一方面,武汉因为思特公司将向长沙中院、湖南高院提出申诉,要求撤销;另一方面,该公司将对张家慧和刘远生提出刑事控告,控告他们涉嫌虚假诉讼罪。“张家慧、刘远生及其家族企业、亲人团在唯舍公司的购房行为,我们认为都是虚构的,他们与唯舍公司的买卖、仲裁与诉讼,都是左右手互搏的游戏,意在恶意逃债。”魏晓兰说。

  刘远生对多年的商业伙伴肖洪有发起的诉讼,同样受到外界质疑。

  2012年,刘远生依据海口仲裁委两份裁决书,向海口中院申请将肖洪有名下的海口市大同一横路9号、龙昆北路国贸大院2号的两处房产过户登记至其名下。

  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四川省长江国际贸易公司提出执行异议。海口中院2013年3月作出执行裁定,对海口仲裁委的此两份裁决书不予执行。

  刘远生向海南省高院提出申诉,形势随之逆转,海南省高院裁定:将被执行人肖洪有名下的两处房屋均过户至刘远生名下。

  四川省长江国际贸易公司的对肖洪有债权,至今依然不能得到执行。

  另一个可疑的案例同样与肖洪有有关——这位律师拥有40%股权的洋浦鑫祺工贸公司,根据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7)琼97执86号裁定书,需偿还所欠重庆雷士房地产公司2000万元电梯款及利息。

  然而,洋浦鑫祺工贸被发现根本无财产执行,法院最后只能对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费。

  重庆律师高精忠查阅案件卷宗后表示,该案亦难以排除虚假诉讼嫌疑,“雷士本身是刘远生直接控制的公司,洋浦鑫祺工贸则为刘远生间接控制,2012年12月在刘指挥下洋浦鑫祺工贸借给雷士190万元,二者之间形同左右手”。他质疑这笔2000万元的电梯款最后到底流向了何处,“是刘远生为逃税,还是转移雷士地产资金?”

  一切嫌疑的消释,尚需大幕的揭开。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邓全伦)

微信扫码,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码,打赏一下

上一篇:《政府投资条例》:政府项目不得垫资施工!不得非法干预工期!

下一篇:海南省高院副院长张家慧夫妇被调查 被指名下有36家公司

京ICP备18087533号  |   QQ:304765718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  |  电话:微信ID:minhuw  |